[db:作者][db:作者]  2022-12-29 01:19 创业赚钱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 3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2006年德云社已经注册,但换汤不换药,仍然是松散的合伙制;既然要改为正规的公司化企业,首要的就是和各个演员签订正规合约,明确每个人的权利和义务。既然改革,必然要触动一些人的利益,动一些人的奶酪。李菁、何云伟已经退出了,就不用说了;曹云金、刘云天等已颇有名气的演员的利益,肯定要触及,因为德云社公司化后股东只有王惠(99%)和她的弟弟(1%),这肯定让曹云金等德云社老人产生极大的心理不平衡;一起打天下,到最后发现自己只是个打工的,从合伙人变成了长工,哪里能受得了?搁谁都不服气。况且,签了公司合约后,以后的行止都得听从公司安排,收入全部归公司所有,自己只能拿固定工资和演出分成,想接私活挣外快,那就别想了。虽然老郭和德云社考虑每个人的能力和以往贡献,签约时待遇也不低,老郭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但一些人还是萌生了退意:自己已经红了,为啥还要接受这样的剥削?不能私接的业务,又没有公司股份,德云社已经在内心有了隔离感,不再像以前一样有归属感了,公司发展得再好,没有直接关系了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自己单干,一来挣的都是自己的,二来来去自由,不用看别人眼色行事儿。在确认收入不比在德云社差后,肯定要义无反顾地退出了德云社。所以,正应了那句话: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利益分配是主因,矛盾都是次要的。经济刺激到位,就能合伙干事儿,刺激不到位,说啥奉献都是瞎说。当然,在一起弄事儿,不是只有金钱关系,也讲事业,讲感情。经历黑八月事件后,老郭把一个人的天赋和表现放在人品之后了。曹云金一直认为,自己拜的是“师傅”,不是“师父”,也不存在谁背叛谁。所以,曹云金退出德云社,大家都预料到了,只是什么时间公布而已。具体什么时间呢?曹云金和媒体开始玩猜谜语游戏。捋一捋时间线,发现曹云金在退出德云社前已经开始步步为营,和老郭打起了禁演与被禁演的嘴官司。2010年的10月24号,这一天也被看作是曹云金跟德云社正式决裂的日子,曹云金下午将近两点的时候,在自己的微博上发文说:下午在张一元有演出。据说当时媒体都来了一堆,可当天下午曹云金并没有出现在舞台上,随后便传出了曹云金被禁演的消息。曹云金也在媒体上血泪控诉老郭,说老郭打压他,故意不让他演出,被老郭逼得走投无路了。自从停业整顿后,老郭加强了德云社管理;10月18日,把德云社所有演员分成四队:德云1队、德云2队、德云3队、德云青年队。每队演员的受益和演出效果挂钩。张一元10月24日的演出,由德云1队负责,在10月22日已经安排并公布了节目单。高峰甚至在10月21日已经在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演出行程。当时,负责安排演出任务的是栾云平。10月24日张一元剧场的演出下午三点开始。至此,事情已非常清楚了:所以演出安排至少提前三天已经安排好了,并向观众公开。就在演出前一个小时,曹云金突然发微博说要在张一元演出,硬插一杠子。如果你是栾云平,你会咋办?在曹云金10月24日下午两点发微博的时候,所有的演员已经在后台候场了,能把候场的演员节目拿掉,让曹云金登台吗?栾云平给老郭报告了此事,老郭说:按照你们的安排来。于是,曹云金就没出现在10月24下午的演出阵容中;于是,曹云金就说自己被禁演、被故意打压、被逼得走投无路。突然想到一个词:碰瓷。原来,德云社还有这种事儿!曹云金明明知道张一元剧场10月24日有演出,可是提前不商量沟通,在演出前一个小时发微博说要来演出……大家都明白曹云金要走,因为他一直没签合同;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,走是板上钉钉的事儿。他现在需要的,是一个借口,一个由头。曹云金的说法是,老郭曾经承诺过他:随时演出,啥时候想回来演都可以;只要时间允许,随时可以到德云社旗下任何一家小剧场演出。曹云金还说:“这个月我都演过,今天不知为何演出禁止我登台,现在我也联系不上师傅郭德纲。”德云社副总经理王海解释是:德云社演出部分成4个演队,演员的收入跟各自的上座率直接挂钩,演出需要互相协调后,曹云金就可登台,双方不存在任何矛盾。对于这个事儿,多年后曹云金接受采访时说:“他问我能做到什么?我说我不在乎任何的收入,我说我(在德云社)白演,演完了给不给费用无所谓,然后我想不管多少我演就行。但是忽然有一天我去剧场演出,他告诉我你不要演了,你每一次的演出都要通过演出部。我不知道演出部是一个什么部门,当时都没有这样一个部门,我很奇怪。因为我每次要在剧场演出,我都会提前在微博上发(预告),那个时候就有大批去购票的粉丝。突然禁演我了,我得给粉丝个交代啊,那天我就在新浪发了一个微博,我说‘现在禁演我了,我不能能登台了,对不起各位’。因为粉丝都已经买了票了。”对于曹云金的说法,我相信老郭可能随后说过什么时候想回来演都可以。但曹云金把偌大个德云社看成自己的听云轩,有些自大了。很多事情不是他想咋样就能咋样来的。11月2日,老郭参与了天津卫视新近推出的职场真人秀节目《非你莫属》的录制,这是要借《非你莫属》招揽人才。老郭要招纳的是能帮助德云社打理幕后事务的管理型人才。德云社公司化运营后,老郭急需这方面的专业人才,把德云社管理好。录制结束后老郭接受记者采访,谈到何云伟、李菁说联系不到自己时,老郭说:“他们是根本没想找我才找不到,你们现在来找我不是就找到了吗?我每天都在后台跟观众合影,大家都找得到我。”对于曹云金爆料“被禁演”一事,老郭说:“金子是我徒弟,手把手教出来的,看着孩子成长,他越火我越高兴。但是大家都知道德云社出了点小状况,风波平息之后开始改制,这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,每个演员都签了演出的经纪合同,因为我们一定要保住这些演员资源,并保证他们的利益,但金子不愿意签约,不愿接受这种束缚,这个也很正常。家里孩子长大了,找工作、分家另过,这都是允许的,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说过金子这样做不对,我希望他鹏程万里。”“金子有时间愿意回来演一个,但这需要和各部门协调,4个演出队各家过自己的日子,要过来玩玩打个招呼,谈不到不允许,就这么简单。”“在重新与社员签约时他问过曹云金的意见,但曹云金不想续约,自己也就没勉强他。但是绝对不是‘禁演’,现在我们的演出制度做出了修改,演员的收入与上座率和演出效果挂钩,什么时候演,演什么,都由所在表演队的队长确定,所以金子可能是过去的比较临时,没来得及打招呼导致这种情况出现,绝对不存在‘禁演’一说。”“也许有社员觉得我对他们不够好,但你想作为一个家长,肯定大儿子长大成人可以自立门户了,那我肯定尽量去照顾二儿子,三儿子……如果因为父亲在照顾小的、不成熟的就闹别扭,是不对的。”老郭说的合同,是停业整顿期间德云社新拟定的合同,合同期10年,违约金100万。老郭的说法,等于默认了曹云金已经退出德云社。2010年11月15日,腾讯娱乐还发文说,曹云金接受《真维斯娱乐现场》编导采访时说没有离开德云社的意思:“我没有退出北京德云社,如果德云社需要我回去演出,我马上就回去,我永远是我师父的徒弟,不要有的人没事挑事!”虽然曹云金说没有退出德云社,但他和德云社一直僵持着,在于他不愿意在合同上签字。这一点老郭在接受《真维斯娱乐现场》的采访时一再强调过:“八九月份德云社出了一点事情,风波平息之后全面改制,每个演员都跟我们签了合同,我一定要保证他们的资源、他们的利益,这是必须的。对金子来说,当初我也提过,他不愿意签约,也不愿意接受束缚。”看来,曹云金和老郭的矛盾,主要还是演出分成问题。对于合同问题,曹云金没有遮遮掩掩,他说:“我确实没签合同。我觉得这个条款我不满意,如果离开德云社的话,要赔偿100万,具体离开德云社有个相应的什么的制约,具体的我也不愿透露细节,反正有点犀利。”黑八月事件之后,老郭来了个一刀切,所有演员都要签合同,不签合同的话,就不能演出。曹云金之前一直在外面接私活,如果签了合同,就不能接私活了,一切都要听从公司调配。曹云金说:“我现在没法在德云社演,因为我给我师父打过电话,都是他助理接的,跟我说的就是暂时不让演出,而且他们对媒体表露出来的是如果协商好了是可以的,没有人跟我说这句话,跟媒体是这样说的,跟我说的就是你暂时先不要演出。”直到12月4日,曹云金在自己新书《金声金事》签售现场,面对记者的询问,公开承认退出了德云社。到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,虽然老郭和曹云金都清楚,师徒两人不可能再继续像先前那样合作了,但曹云金刚离开德云社时,并没有对外说过老郭和德云社的坏话,始终宣称自己没有离开德云社,老郭永远是他师父。大概在4月份时候,曹云金就成立了自己的演出公司听云轩,也有经纪人为其联系业务。这个听云轩就是国外之国,不受德云社管理,老郭如何能容得下?尤其是经历了李菁,何云伟两大主力退出德云社的风波之后,老郭要加强管理,更不允许这种小自由存在。估计这才是老郭不让曹云金回德云社演出的真正原因吧。如果对曹云金开口子,估计下面的师弟也会效仿,如果这样的话,德云社就不用存在了。老郭这是要拿曹云金说事儿,要“敲山震虎”,对德云社演员管理来个大动作。2010年7月17日,曹云金作为嘉宾做客李静、戴军的《超级访问》,这个时候小曹还没有和老郭闹掰,黑八月还没有到来。在节目中小曹形容自己师父老郭为“一小黑胖子,留着一个狗舔的分头,跟汉奸一样。家徒四壁,琢磨着是不是一个骗子。”24岁大闹老郭生日宴,随后自立门户,经营自己的“听云轩”。注意,这个公司可是在曹云金还没有离开德云社之前就成立的。这事儿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,曹云金自己说出来的。曹云金虽然离开了,但一直还用在德云社时候的艺名曹云金。一直不归还师父给他取的艺名中的“云”字,为啥呀?插一个段子:2009年德云社封箱演出后,老郭故意考大家,便召集众徒弟问:给你们多少钱,你们才不愿意走?曹云金是第一个表忠心!站起来表态:您给多少都行,哪怕您不给,我贴钱也给您干。何云伟跟着表忠心:我的想法和金子一样,给不给我都照演,给我100万一场我演,不给钱我也演。老郭听了这些话很感动:真是好孩子,没白疼你们啊。曹云金离开时带走四个人:戴九安、赵云侠、程鹤松、赵鹤传。据说后来还收程鹤松、赵鹤传两人为徒,程鹤松改名程连升。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