帮宁工作室帮宁工作室  2021-11-09 06:21 创业赚钱热点新闻资讯 隐藏边栏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“下一个高尔夫绝不能是特斯拉,也绝不能来自中国,它一定还是来自沃尔夫斯堡”

编译 | 杨玉科

编辑 | Jane

出品 | 帮宁工作室(gbngzs)

改变是痛苦的,但不改变会更加痛苦。对这句话,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赫伯特·迪斯(Herbert Diess)或许有更深切的体会。

2021年11月3日,有知情人士透露,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调解委员会计划重新讨论迪斯的未来。此前有消息称,迪斯在今年9月的一次监事会会议上表示,作为大众汽车集团向电动汽车转型的一部分,预计有3万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。

这位知情人士没有透露会议将于何时举行,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和最大股东保时捷家族的发言人均拒绝置评。

事实证明,横亘在大众汽车集团员工和电气化之间的鸿沟,除大洋彼岸的竞争对手特斯拉外,还有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和历史传统。迪斯认为,为在电动汽车领域取得成功并与特斯拉抗衡,创新步伐需要加快,但一些守旧派仍在不遗余力地推动汽油动力轿车和SUV投资。

路透社报道称,迪斯取消了到美国会见投资者的行程,转而参加11月4日的员工会议,以平息与沮丧的劳工代表之间的冲突。早些时候,大众汽车集团劳工委员会主席把矛头对准迪斯,指责他不关注工人们的担忧,重新点燃了双方长期存在的冲突。

两名知情人士告诉路透社,在11月3日举行的会议上,迪斯向大众汽车集团监事会承诺,将出席员工会议。这是他近两年来首次参加此类会议。

今年4月,Bernd Osterloh辞去大众汽车集团工会领袖职务。5月1日,卡瓦洛(Daniela Cavallo)接任。卡瓦洛此番对迪斯的指责,标志着双方多年来的冲突关系进入新低点。

“迪斯认为华尔街投资者比公司员工更重要,这种行为在集团历史上前所未有。”卡瓦洛说,这再次表明,即使在危难时期,集团首席执行官也不同情或不关心员工的处境。

大众汽车集团发言人早些时候曾表示,迪斯的美国之行已经计划了一段时间,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安排。为平息争端,迪斯最终取消与美国投资者会面行程,参加11月4日的员工会议。

矛盾升级突显出大众汽车集团表面维持平衡的脆弱。迪斯的雄心是,让大众汽车集团成为超越特斯拉的电动汽车领导者,这与德国有影响力的工会之间形成了矛盾。

做出这样的决定,迪斯或许有以下两种目的之一,或者两者兼而有之。其一,他必须努力领导大众汽车集团走向成功的未来,这意味着,必须努力解决员工和高管之间的冲突。其二,他可能也在努力保住自己的工作。

11月4日,迪斯在沃尔夫斯堡的员工会议上发表了准备好的演讲。他说,特斯拉正在迅速提高生产质量,在格伦黑德工厂,每辆车的生产时间有可能达到10小时。相比之下,大众汽车集团在兹维考电动汽车工厂,每辆车的生产时间需要超过30小时,明年将减少到20小时。

卡瓦洛出席了员工会议,同时出席会议的还有下萨克森州一名政客和德国金属贸易工会主席。

“是的,我很担心沃尔夫斯堡。”迪斯对工人们说,“我希望在沃尔夫斯堡,你们的子孙仍能和我们一样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这就是我想表达的观点,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。”

为迎接自动驾驶电动汽车时代的到来,大众汽车集团一直在加速推进根本性变革。这位有远见的首席执行官担心,如果不竭尽全力与特斯拉竞争,这家德国汽车制造商可能失去市场份额和影响力。

迪斯继续说:“经常有人问我,为什么总把我们和特斯拉相提并论?我知道这让一些人很恼火。即使我再也不提马斯克,他仍会在那里,仍会彻底改革行业,仍会具有更强竞争力。”

但员工们担心的是,如果公司加快创新步伐,专注于超越特斯拉,他们将失去工作岗位。

更耸人听闻的是,有报道称,如果迪斯不做任何让步的话,他本人可能因此丢掉工作。这并不令人意外,尽管德国汽车制造商已经努力向电气化迈进,但另一方面,它们仍然在向陈旧模式大举投资。

此外,尽管迪斯的话大概率是正确的,但要让德国人承认自己落后于一家有争议的美国汽车制造商,这显然不符合其风格。

看起来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事情。坚持大力推动电气化,迪斯有可能面临被赶下台的命运。但如果电气化导致大众汽车集团的工人们失业,他们又该何去何从?

以下为迪斯11月4日在员工大会上的讲话全文,帮宁工作室略做编辑。

亲爱的同事们:

我很感谢卡瓦洛女士和她的团队,她们克服疫情困难,花时间、花精力组织这场员工大会。

卡瓦洛女士和我都认为,我们需要谈一谈。我真的很期待和她的交流,而且我相信,我们早就该心平静气地交流了。

上周,工会公开要求我回答你们的问题。我很愿意这么做,也想回答你们的问题——不过,可能不是今天。

我们将尽快安排已经计划好的对话形式。

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一直在计划一趟重要的美国之旅,去拜访查塔努加的员工,去会见媒体、投资者和科技公司。但我取消了这次行程,为了今天我们面对面的谈话。

只有团结一致,大众汽车集团才有未来。首先,我要感谢你们迎接改变的信心和意愿。

6年前,我们是第一家明确决定支持电动汽车的汽车制造商。彼时,来自斯图加特和慕尼黑的竞争对手都皱起了眉头。而日本,还沉浸在氢燃料汽车的梦想中。

6年后的今天,他们都已经走在追赶电动汽车的道路上。毫无疑问,未来是电气化,是数字化。

凭借我们的NEW AUTO战略,我们可以创造自20世纪初汽车发明以来最伟大的变革。

我们拥有适用所有车型的模块化系统,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,自己的电池工厂。以及,我们自己的虚拟光驱系统。

因此,比起大多数竞争对手,我们的地位更加有利。我们在欧盟的电动汽车市场份额是26%,可以这样说,我们是欧洲电气之冠。

一年内,我们的电动汽车销量翻了一番,达到29.3万辆。目前,所有品牌都拥有强大的车型——大众品牌拥有最广泛的产品组合,包括ID.3、ID.4、ID.4 GTX、ID.5、ID.5 GTX和ID.6。

ID.BUZZ无疑是大众品牌中最具有情怀感染力的一款,它激发了大众品牌对可持续未来的兴趣。

在美国,我们的电动汽车市场份额为8%,仅次于特斯拉,位居第二,比在内燃机领域的表现要好得多。

在中国,我们第三季度的电动汽车销量比今年上半年的总和多出60%。我们正在加快脚步。

转向电动汽车是大众汽车集团NEW AUTO战略的核心。我们内燃机的销售,为向电动数字互联汽车转型提供了资金。

其中,贡献最大的车型是——来自沃尔夫斯堡的高尔夫和途观。在注册数和汽车测试中,这两款车都占据主导地位。

就在今年10月底,高尔夫在《汽车报道》(《Auto Zeitung》,德国著名汽车杂志)评选中,战胜所有紧凑型竞争对手——福特、马自达、现代、西亚特、奥迪、雷诺和宝马。

即使已经发展到第8代,高尔夫仍然是紧凑车型的王者。

Karl-Heinz Hell 和他的团队创造了这么棒的一款车。订单已经排满——高尔夫已经获得11.8万份订单。我们已经卖光明年3月之前,将在沃尔夫斯堡生产线上生产的所有汽车。

之所以生产积压,是半导体危机造成的。也正因此,你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家里待了几天或几周时间,从事短期工作。

我很清楚,他们想回来正常工作。我完全可以理解这种不满情绪——他们希望推动大众汽车集团的进步,而不是坐在家里无能为力。

虽然当时情况很突然,但我想指出一些好的方面:

我们达成一项工作协议,将短时间工作津贴提高到几乎100%。这做得很不错,世界上其他公司没有这样的先例。

到目前为止,大众品牌今年已经损失27%的计划产量。在中国,我们的合资企业损失近30%,而斯柯达则高达32%。

尽管有疫情,目前又面临半导体短缺,但我们一直应对得很好,比行业大多数其他公司做得都要好。这也是大众汽车集团的一个优势,我们是一个社会企业。

在应对半导体危机方面,我们做得中规中矩。一些公司受到的打击更大,比如福特汽车、通用汽车或法国汽车企业。欧宝位于爱森纳赫的工厂将于今年年底关闭。

还有一些公司做得很好,比如特斯拉或宝马集团较好地度过了危机,因为长期以来,它们与半导体制造商的合作更为密切。

我知道,大家最关心的是2022年年初的形势。我们刚在11月2日的执行委员会上决定,希望实现工厂的最佳产能利用率。

但不幸的是,目前警报还没有完全解除。明年,芯片短缺还将伴随我们,供应情况会好一些,预计还做不到满负荷生产。我们将尽一切努力,确保芯片在高端品牌、数量、中国、欧洲和美国之间公平分配。

从长远来看,我们需要介入芯片设计。Trinity将配置几款功能强大的计算系统,其中一些将由我们自己开发,并由半导体工厂生产。

我想说的是,大众可以改变航向。

柴油丑闻之后,我们处处被描述为环境罪人。今天,仅仅6年后,我们有了雄心勃勃的电动战略,与巴黎气候目标相一致。

这说明,大众可以化危机为转机。这样的情况,相信你们已经见证多次。现在,让我们再来见证一次。

我经常被问到,为什么我总是把我们跟特斯拉作对比。我知道这让一些人很恼火。

但我和整个管理层的任务是,正确评估竞争,为集团做好应对竞争的准备,使其具有前瞻性。

在内燃机世界里,我们所向披靡,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——也许其他公司做不到。

我认为,世界上最好的汽车仍然是高尔夫GTI。我自己又买了一辆,今年冬天就能开。

但在这个全新世界——我们称之为NEW AUTO——一场大众从未经历过的竞争正等着我们。

这需要全新的力量,最重要的是,软件将决定谁能确保多少市场份额。

所有对手都拥有相当的软件经验。软件的改变比从内燃机转向电机要困难得多,汽车将成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科技产品。

如果我们不做,别人就会去做,这就是我们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——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持自主性。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和CARIAD成立软件公司,和其他品牌一起,把汽车变成数字产品的原因。

到目前为止,我们几乎没有任何软件专业知识,这已经被供应商,如博世和大陆集团掌控。

只有我们自己编写软件并不断更新,我们才能在新的竞争中生存下来。

大众、奥迪、保时捷员工齐心协力,摒弃品牌拘囿,共创成功。虽然在我们的初创公司,并非所有事情都运行得顺利,但一周又一周,我们变得越来越好,越来越有能力。

如今,特斯拉已经确立了标准,他们根据软件造车。软件更新已经成为特斯拉用户日常生活的一部分。

现在,我们每12周会自动更新一次ID.家族车型。对大众汽车集团来说,这是很大一步。

祝贺Thomas Ulbrich团队和CARIAD取得这一里程碑。

长期以来,特斯拉一直因软件、续航里程和加速能力受到赞赏,同时,因存在一些质量方面问题,其产品也曾遭到嘲笑。

但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进步很快。他们的质量越来越好,客户反馈越来越积极。在(德国)勃兰登堡,特斯拉希望用7000人直接或间接生产50万辆汽车。

如此高的生产力包括,一条生产线每小时估计生产90辆车,每生产一辆车要10小时。

在兹维考,我们每生产一辆车超过30个小时,明年,我们想达到20个小时——我们的最初目标是16个小时。

这一切放到股市意味着什么?我就不再赘述。特斯拉因其高估值而拥有无限资金和资源。

正是这些数字,让我把注意力吸引到这场新的竞争上,让我目不转睛。

即使我再也不提马斯克,他仍会在那里,仍会彻底改革汽车行业,仍会迅速具有更强竞争力。

9月,特斯拉Model 3是欧洲最畅销汽车,领先高尔夫。而且,特斯拉还没有开始在欧洲生产,目前只是进口。

只有那些了解竞争并关注竞争的人才能赢。特斯拉现在是标杆,其他来自中国的强大初创企业也在进军我们的市场。

最近几周,Ralf Brandsttter(大众汽车品牌CEO)和我,测试了一些来自中国的汽车。我们不得不承认,它们真的很棒。

我们还在迎来更多新的竞争对手——苹果、谷歌和富士康,这些公司在软件和电子领域拥有大量资金和专业知识。

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增长机会,想从我们这里夺取市场份额。在新领域中,竞争变得激烈,市场份额被重新分配,旧的成功在新世界中优势不再。

我们希望在未来继续取得成功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说服我们的全球公司及时改变航向,重点是要迅速。

我指的就是现在。我很清楚地告诉大家:

我们绝不能让特斯拉格林黑德工厂威胁我们的位置,威胁我们的公司总部。

沃尔夫斯堡对大众汽车集团来说尤其重要,必须成为先锋,利用我们的SSP超级平台。

SSP超级平台将在Sandkamp园区开发,并成为未来集团内的唯一平台。基于SSP平台的Trinity车型,将直接竞争特斯拉Model 3和Model Y。

为了这座城市,为了这个区域,为了我们作为工业基地的国家,我们希望让沃尔夫斯堡的主要工厂,重新成为汽车生产的先锋部队。

而Trinity正是我们的大好机会。

凭借这款电动汽车,我们将把自动驾驶变为主流。

Trinity拥有Level 4 级别自动驾驶能力。这意味着,在高速公路上,我们可以放开方向盘,以不同方式利用时间——阅读、玩耍、工作,享受与家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。

对沃尔夫斯堡来说,Trinity不仅是一辆汽车的名字,也是整个变化的代名词——更快的生产时间,和更有效的合作形式。

这是沃尔夫斯堡的一场革命。通过Trinity项目,我们将彻底重新考虑汽车生产。

Ralf Brandsttter和他的团队已经在制定愿景计划——为我们建造一座新工厂。

Thomas Ulbrich(大众品牌电动部门负责人)在Sandkamp园区的工作也体现了开发过程中的竞争力。所有开发人员都在一起工作,没有各自为营,他们一起开发项目。

当时,我还想在沃尔夫斯堡推出ID.3,因为靠近开发区域。

但有人说,先等等看电动汽车是否会爆发,先让我们集中在内燃机领域。这就是我们把电动汽车带去兹维考的原因。

电动汽车赢得了这场比赛。现在轮到沃尔夫斯堡了。

我知道,下一个阶段我们还会推出沃尔夫斯堡的第二辆电动汽车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目前正在讨论这个问题,以期在12月初进入规划阶段。

我认为,这一切都是为了更长期的规划——Level 4自动驾驶将改变这个行业更多。

Trinity使沃尔夫斯堡成为大众汽车集团最重要的工厂。在这里,数百万人将通过Level 4电动车,以一种全新方式体验出行。

沃尔夫斯堡将成为我们众多竞争对手的标杆。

我知道,大家对沃尔夫斯堡主要工厂的感情。此刻,大厅里的凝聚力在大众家族中非常特别。保持这种状态,我们现在必须共同改变方向。

是的,我很担心沃尔夫斯堡。今天,在座的管理委员会、监事会和劳工委员会对这家公司负有特殊责任。

作为员工,你在大众汽车集团比世界上其他公司都有更多的权力和发言权。

这是大家的业务,这是我们的公司。

因此,我呼吁你们:让我们做出改变,让大众汽车成为未来。

到2030年,我希望在沃尔夫斯堡,你们的子孙仍能和我们一样,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这就是我今天想表达的观点,这就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。

未来10到15年内,现有工作岗位肯定会减少,尤其是集团层面的管理岗位,也包括生产和开发岗位。另一方面,也将产生新的和不同类型的工作岗位。

这并不是由赫伯特·迪斯或卡瓦洛所决定。购买勃兰登堡的车还是沃尔夫斯堡的车,决定权在消费者手里。

这取决于我们在新汽车领域的竞争力有多大。

在监事会中,我们与工会达成一致,将在12月9日下次会议前为沃尔夫斯堡打造一个目标形象,以便与世界上最现代化的工厂之一竞争。

那么,2030年,我们在沃尔夫斯堡的总部会是什么样子?我们称之为2030年愿景。

今天是大众革命的绝好时机。

因为我们有合适的基础——我们有合适的人才、正确的战略、正确的产品和重要的经济根基。

在美国,SUV攻势让我们几十年来第一次盈利,而且比Bulli和甲壳虫Mania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强大。

在南美洲,我们在6年内修订了一个完全过时的产品组合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。

作为一个集团,尽管疫情和半导体短缺,汽车产量减少,但我们的经济水平几乎达到创纪录的2019年水平。

这也表明,产能利用率不是一切,利润率和每辆车的利润是重要的关键数据。在这方面,我们也受益于集团的良好业绩。

我们的高端品牌奥迪和保时捷的利润,以及来自中国的利润,转移到了沃尔夫斯堡——这也有利于我们的奖金。

大众汽车集团是成功的——这也是众望所归。感谢你们在这个充斥着疫情、半导体短缺和转型困难的动荡时代,所作出的努力和坚持。

大众的未来在下萨克森州——汉诺威和埃姆登的工厂将实现电气化。我们自己的电池生产将开始于萨尔茨吉特。

现在,我们终于要凭借Trinity重塑沃尔夫斯堡了。在这里,我们的总部为集团发挥了重要作用——只有总部证明我们适合未来,我们才能在全球竞争中生存。

我想说,下一个高尔夫绝不能是特斯拉,下一个高尔夫也绝不能来自中国,下一个高尔夫一定还是来自沃尔夫斯堡,它就是Trinity。

感谢大家的聆听。我期待着与大家一起合作,共同应对这一重要竞争,并向世界展示大众在新世界的强大。

我知道你能行,我看好你们。

(本文部分内容综合Automotive News、Insideev、Wire Reports、Reuters报道,部分图片来自网络)

扫一扫二维码分享